杠杆交易股票

带领红弈酱酒转战商海的退伍军人

         发布日期:2024-04-25 09:12    点击次数:197

近年来,在素有“转运之城”美誉的贵州遵义茅台镇酱酒核心产区,一款名为“红弈1935”的酱酒品牌悄然崛起,并通过其分布于湖北、内蒙古、北京、山西、江苏等地的数十座红弈1935文化体验馆形成当地酱酒消费市场的基本盘。

这款酱酒品牌切割市场的速度令一些同行印象深刻,据罗崇贵透露:在2022年,上市才1年多时间的红弈酱酒年销售额即已达到2000万元,从今年前两个季度的营销态势来看,到年底该款酱酒的销售额有望突破5000万元。

退伍军人出身的罗崇贵已有10余年酱香白酒的市场拓展经验,此前他曾跟合作伙伴在湖北、浙江等地的商协会系统销售酱香白酒,成功探索了酱酒文化体验馆+会议营销的运营模式,并将酷珀酱酒打造成为当地主流白酒品牌之一。

2019春节期间,罗崇贵有幸在武汉封城之前回到贵州。此后的2021年5月份,罗崇贵跟贵州茅台镇夜郎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夜郎古酒业”)联袂打造了“红弈1935”系列品牌酱酒,继续依托其在异地商会系统的渠道资源和红弈1935文化体验馆圈层营销模式快速打开市场。

红弈酱酒连年增长的市场业绩,也引起一些看好酱酒行情的产业资本关注。罗崇贵表示,未来3年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将作为品牌连接资本市场的核心商业模式,针对部分优质酒道馆和重点市场的酒道馆展开资本合作,并通过溢价并购、定向增发等多种方式实现与合作伙伴的互利共赢,从而把红弈1935文化体验馆打造成为大家共同建设、共同创造、共同分享的财富平台。

与有品的人喝品质酱酒

当传统白酒遭遇疫情防控中频繁发生的物流中断、餐饮低迷等行业困局时,新生的红弈1935为什么能稳扎稳打,迅速填补市场空间?

罗崇贵认为,红弈1935酱酒能逆势创造领先优势,首先得益于制造企业的技术积累和这款白酒的品质,如果没有产品根基,再好的商业模式都无从谈起。

据罗崇贵介绍,红弈1935生产商夜郎古酒业是位于贵州遵义茅台镇酱酒核心产区的一家规模型酱酒企业,其年产白酒达8000吨,不同年份酱酒储量达10万吨,在同行中处于优势竞争地位。

在该款酱酒产品开发过程中,考虑到疫情中的特殊营销环境,以及区别于多层级代理的传统白酒营销模式,红弈1935系列酱酒产品的规格突出了品鉴和收藏功能。比如,目前已上市的红弈1935系列酱酒包括了红弈1935(超越5斤)、红弈1935(超越50斤)、红弈1935(超越)、红弈1935(超越2两)、红弈1935(发展)、红弈1935(奋斗)、红弈1935(团结)等系列产品。

其中,红弈1935(超越2两)适合作为在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等消费场景的品鉴与推介用酒;红弈1935(超越)、红弈1935(发展)、红弈1935(奋斗)、红弈1935(团结)等系列产品可以满足传统的餐饮、聚会和会议用酒需求;而红弈1935(超越5斤)、红弈1935(超越50斤)系列产品,则有利于机构和个人出于投资和升值意图的长期藏酒需求。

自红弈1935系列酱酒上市以来,这些规格的产品充分满足了依托各省区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面向不同圈层的定向推广和会议营销活动。

据了解,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由总部与地方合作机构以众筹众创的模式共同筹建,然后通过各地商协会系统以圈层+会议营销的方式完成红弈1935系列酱酒产品上市初期的快速渗透。

以目前已建成的数十座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为例,其初始资金一般由5—6人出资,共同占有51%股权。然后,再拿出49%的股权,由5—6位创始股东每人各自发展5位众筹股东(合计25—30位股东)。

作为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的创始股东和众筹股东,均可以股东价格获得与其出资额对应的指定红弈系列酱酒,具体规格和型号可以自行选择。如果本企业招待用酒、自己喝或者分享给身边的酒友,可以选用红弈1935(超越)、红弈1935(发展)、红弈1935(奋斗)、红弈1935(团结)等系列产品。如果是偏重于收藏用酒,则可以选用红弈1935(超越5斤)、红弈1935(超越50斤)等系列产品。

除了自己用酒享有“股东价”,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的创始股东和众筹股东还可以定期收到所在体验馆的营销报表,在有盈利的情况下——创始股东和众筹股东都可以根据其持有的股份来分红。

至于创始股东和众筹股东以外的酒友,可从当地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以会员价采购到系列红弈酱酒。随着其对于红弈1935系列酱酒口感、文化和运营模式了解的深入,也可以成为新的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的创始股东或者众筹股东。

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的上述运营模式,充分调动了创始股东、众筹股东以及会员和普通用户的积极性,并通过其分布于各地商协会、合作企业以及会员之间的特有渠道资源,快速做强做大私域流量,持续提升品牌的变现能力。

其中,来自商协会系统的营销机会给红弈酱酒带来可观的市场贡献。罗崇贵开心地说,来自商协会等渠道的会议和商务活动用酒需求比较大,去年以来通过一场大型会议销售数百万左右的白酒,已经有不少案例。

“与有品的人喝品质酱酒,这是我们坚持的品牌理念。”罗崇贵介绍说,作为传承和展示酱酒文化、聚合各地酒友的交流空间,红弈1935文化体验馆既是贵州酷珀壹玖叁伍酒业有限公司打造的商业战略平台,也是传播中国酱香型白酒文化的体验平台。

在各地的红弈1935文化体验馆,会员和用户可以体验酱酒的独特工艺、文化,并品鉴其迷人的酒体与风格。对于合作伙伴来说,红弈1935体验馆也是面向当地市场的直供平台。红弈1935文化体验馆的使命,就是跟各地企业、酒友一起打造协力发展的商业共同体,实现红弈1935文化体验馆与合作伙伴的“共创、共建、共享”。

罗崇贵首次与《中国商人》会面,就在位于北京大兴区的酱酒文化体验馆。在体验馆的产品陈列室,罗崇贵回顾了红弈1935系列酱酒生产商夜郎古酒业在酿酒工艺和品质方面的坚持与探索。

“10年前,夜郎古酒业就坚持只做纯粮酒了!”罗崇贵说,这也是我们联合出品红弈1935(超越)、红弈1935(超越5斤)、红弈1935(超越50斤)系列大规格酱酒的底气,也是各地藏酒机构和酱酒爱好者敢于投资和加盟的信心来源。

罗崇贵还在自己的朋友圈分享了一些关于红弈1935酱酒的制作工艺。在一份材料中他介绍说,红弈酱酒的生产商——夜郎古酒业旗下酒厂坐落于中国酒都茅台镇15.3平方公里酱酒核心产区,这个区域内富有独特的天然生物资源和难以在其他地区复制的微生物,是极适合酱酒酿造的风水宝地。

夜郎古酒业传承千年以来的古法酿酒工艺,在罗崇贵看来也是红弈1935酱酒品牌核心价值的一部分。红弈酱酒的原料,采用茅台镇本地的优质红缨糯高粱,严格按照端午制曲、重阳下沙、两次投粮、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等茅台镇酱香酒的传统制作工艺来进行,其中在制曲、踩曲、堆积、馏酒、润粮、上甑、摊晾、下窑、下曲等环节处处别具匠心。

据了解,完成以上制作流程,需要1年时间。再加5年窖藏与勾调,最终出品的酱酒,入口醇厚回香,酱香味突出,具有不辣喉,不上头的特点。

融合军魂与商道的谷底反弹力

谈到红弈酱酒的品牌文化和发展理念,不免要提到面对空前挑战时“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博弈、奋斗精神,这是退伍军人出身的罗崇贵崇尚的精神源泉。

红弈酱酒的系列产品,由普通用酒到投资收藏用酒,连接起来刚好组成一个“红弈——团结、奋斗、发展、超越”的底层逻辑,传递出浓浓的军旅情结。

罗崇贵坦言,当初决定做一款能给战友和高品质酱酒爱好者带来良好品饮体验的酱香白酒时——“红弈1935”,让他眼前一亮。

由于两次特殊的绝地突围经历,一次为国,一次为友,罗崇贵直面人生谷底的反弹力和拼搏精神,赢得了战友和合作伙伴们的信赖,这也使得他对“红弈”二字情有独衷。

在北京大兴红弈酱酒文化体验馆,罗崇贵挽起裤腿,露出了大腿内侧一块硕大的伤疤,他从容而平静地说起了当年在枪林弹雨中身负重伤的往事。

罗崇贵出身于贵阳市一个贫困家庭。

1983年,17岁的罗崇贵以数分之差在高考中败下阵来,大学梦就此破碎。

第二年,罗崇贵应征入伍,希望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几个月后,作为参战部队的一员,他很快被送到老山和者阳山前线,在当年9月9日的一次激烈战斗中,罗崇贵的右腿被子弹击中。

当他被送到麻栗坡的一家战地医院时,不得不面对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不要截肢?

因为子弹刚好击中了他右大腿的动脉血管,战地医院没有接通动脉血管的技术条件。

当时,罗崇贵刚满18岁,手术前他无法想象失去右腿后的未来,不过他也想:相对于那些已经牺牲的战友,我这伤有什么好担心的?

幸运的是,就在罗崇贵即将做截肢手术时,传来好消息——北京304医院的一位骨科教授刚好来到前线。察看了罗崇贵的伤情后,教授认为可能还有保住这条腿的机会。

罗崇贵回忆说,由这位教授主刀的动脉血管接通手术进行了九个半小时,当他醒过来时,第一反应是:腿还在……

1986年6月份,罗崇贵光荣退伍,被分配到贵阳制药厂给厂长当司机。退伍前,罗崇贵被评定为二等一级(6级)伤残。靠着这份资历,和每月160元的工资,罗崇贵可以过着按步就班、衣食无忧的安定生活了。

但罗崇贵并不想以一个曾经的伤兵身份,在一家收入稳定的国有企业安度余生。

1991年,罗崇贵决定停薪留职,下海创业。

罗崇贵回忆说,当时唯一的纠结是停薪留职后,就不能继续享受免费的公费医疗了,但想起差点丢掉的那条腿,他还是选择去挑战未知的命运。

此后,罗崇贵加入当时方兴未艾的装修和建材行业。

那是一个时势造英雄,英雄又推波助澜的时代,中国不断加速的城镇化带动了房地产业持续数十年的高速发展。

罗崇贵很快赚到了第一桶金,他回忆说:“从没房没车,到一年几千万元的销售额,也就几年的事。”

然而,此后多年都顺风顺水的罗崇贵没想到:2008年的一场全球性金融危机也会逐渐波及远在贵州的自己,以及他苦心经营的朋友圈。

大约在2009年—2010年之间,由于替朋友担保等数起民间融资项目,罗崇贵也被卷入连环债务中。

眼看着近20年打拼的家底付诸东流,罗崇贵不由得想起当年在老山前线差点丢掉一条腿的经历——正所谓商场如战场,有时甚至比战场更为残酷!

“那段时间,每天压力很大,有时午夜醒来都是一身冷汗,但我从未想过回避任何人,也从未让夫人了解到我的真实情况。”罗崇贵喝一口茶,沉思了一会说。

据罗崇贵回忆,当时有朋友给他提供了种种化解或者减轻债务的方法,但是罗崇贵选择了直接面对,他把厂房等固定资产全部抵押用于清偿大部分债务,并思考着东山再起的机会。

一次,在跟朋友交流的过程中,罗崇贵看到了酱酒市场的潜力和长期发展空间,决心整合多方资源,绝地反击,大干一场。

不久,他变卖了夫人早年收藏的一批茅台酒,筹得数十万元南下武汉,并加入湖北贵州企业商会,被推选为常务副会长。

随后的数年中,罗崇贵逐步成为夜郎古酒业两大私域流量品牌——酷珀酱酒和红弈1935系列酱酒的成功操盘者。

酱酒市场,风云突变;商海横流,老兵雄起。

作者:《中国商人》杂志 记者 侯耀晨

体验馆酱酒股东夜郎罗崇贵发布于:北京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杠杆股票平台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